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墨飘香 > 详细内容
在父亲逝世的日子里/王嘉仁
作者:王嘉仁  发布时间:2021/11/25  阅读次数:666  字体大小: 【】 【】【

在父亲逝世的日子里

王嘉仁

世上有一种爱是最无私的爱,它倾尽一切去付出,却也不索求任何回报。它是那么的自然、真诚,不因衰老而削减,始终如一,没有半点瑕疵,没有掺杂目的——这就是父母的爱。都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可是我总觉得,无论如何表达,都无法形容它的伟大和深厚,只能用心去细细品尝、精蕴体会……

今天是父亲逝世六天的日子,我的灵魂又一次饱受思念的折磨,再次为不再的父爱,而倍感悲痛。父亲离开我们远去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和蔼语诵,无时无刻不在摧敲着我的脑海。他那仁爱之心、他的为人之德、他所做的一切,无不令我终生难忘。

父亲1924年出生在一个贫寒之家,小时候就跟随祖父抓虾捕鱼,过着流浪的生活。不满二十五岁(1949年)那年,仅相隔十三天爷爷奶奶就相继过世,留下独子的父亲和母亲,独自面对办理父母丧葬,便卖家中的一切所有,落得一穷二白,无亲无故,成为无依无靠的破落家庭。这要承受多少常人难己忍受的悲痛啊!  况且,父亲还要照顾一个妹妹和在襁褓之中,年幼无知的、我们俩兄弟。

记得那是1958年深秋的一天,天刮狂风下暴雨,到处洪灾遍野,很多庄稼都被水淹没,为了抢收,人人都往田地里狂奔,而当时所有沟河都无桥梁引渡,只能靠水性才能渡过。还记得亚燕河(即罗带河上流)那时水深流急,我村的卢保贵由于水性不够好,过河时被急流淹没冲走了,只能发出阵阵凄惨的哀号。父亲远远听到别人喊“救命啊!”立马不顾一切赶过去,冲到湍急的激流之中,单手把他捞起,斜扛肩上,只靠双脚蹬水,战胜洪流。把他一步一点救到岸上,一靠岸,他已奄奄一息。父亲不顾手足酸麻,立即进行人工呼吸抢救,经过好长时间抢救才苏醒活过来。卢保贵一辈子对父亲感恩不尽,每次见到我时就说:没有你父亲的施救我早就死了。父亲水性很好,在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由于村镇大多数河流都没桥梁,群众到八所市场卖菜时,常碰到洪水过不了河的,父亲总主动承担起过渡人的责任。他拿一条扁担一次挑两个人过河,然后又凫水过来把他们的瓜菜行李扛过去,这成了我能记事起,常常目睹的一幕一幕。有时候村里乡亲们去田地里劳动碰到洪水,需要过沟、过河时,父亲不但把人送过去,还要主动把牛车、水牛、黄牛,耕具一起送过,分文不收辛劳费。

1959年秋冬的一天,在粮食紧张时期,父亲为了养活我们几兄妹,某天和母亲通宵达旦商量后,独自带着11岁的二弟嘉圣和8岁的大妹石兰,拉上家中唯一的一辆牛车,一副犁,蹒跚着沿海边南下崖城谋生。一路上,三父子历经各种磨难,历时三天三夜多才到达崖城的头灶村。父亲在那人生面不熟,异地他乡的野外草滩上,草草搭起一个草棚,就这么临时居住下来。父亲每天起早贪黑外出捕鱼抓虾,而兄妹俩就在野外放牛和捡稻穗,过着忍饥挨饿无人照料的生活。父亲每次回来看到饥寒的兄妹俩都悲痛万分。在那难堪,焦灼,无奈的情况下,还要无端地受到当地人,排外的怒目仇视和冷落辱骂。孤独无助的父亲只好一直忍气吞声,最后只能独自凄凉地,拖拉着俩兄妹重返东方县十所村。

回首往日,父亲为了养活我们这一大家子,不知受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在大跃进后期粮食紧张的关头,为了找红薯苗来种(粮食紧张过后到处都无薯苗),父亲曾忍饥挨饿,靠双脚跑了几十公里,到昌江县的石碌镇去寻找采摘,在回家路上由于饥饿曾昏倒在地,得到二姨妈卢路香的施舍相救,才把两捆红薯苗扛回到家;为了给家里建造一个遮风挡雨的屋子,从1962年开始父亲每天到鱼鳞洲深海里打捞建屋的海石,后来又到更远的后冲岭打挖岭石头,然后用牛车长途往返,一车车拉回,最终建起五眼瓦房;为了给家里置备煮饭生火的柴火,父亲独自牵上牛车头天晚上,到罗旺大岭,跋涉几十公里去砍伐,第二天晚上才回到家;为了让我们子女能上学读书,父亲和母亲日夜操劳耕耘,三更起五更眠,常常在别人休息时候劳作;在别人不愿开垦的贫瘠险地,开垦荒地种瓜种菜,付出难于想象的辛劳,吃尽了人间数不尽的苦头……

人常说:“人在做,天在看,好人有好报”。应该说:这灵验在父亲身上得到了验证。父亲2011711日犯病,我们火速送到省人民医院治疗,医生却查不出病因,父亲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总是安详地说:是他寿终到了,让我们把他送回家乡。回家后他叮嘱我们说:719日辰时是我的寿终期。让我们告诉他时辰,并要求所有的子女、孙子孙女都要到齐。719日早上八时,我小声地向父亲告诚一声:“爹辰时己到!”只见父亲睁开和蔼的双眼,左顾右盼周围的儿女,满含深情而泪眼通红地望着我们,和颜悦色地问:“孙儿孙女们都到齐了吗?”我回答说:“爹,都到齐了。”他提高声音“啊”了一声,并拉着我和二弟嘉圣的手,压抑着内心酸楚和百结愁肠的不舍,嘱咐着全部儿孙:“你们以后要好好跟着大哥、二哥过生活,你们今世能做亲兄弟亲姐妹,这是前生招不着的缘啊!你们……要团结相爱……好好做人啊!做好人啊!”话一说完,就再无声息,我一看,父亲已安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瞬间,我悲痛难抑,却也豁然明白什么叫“善终!”。也许是因为父亲常常以身作则,告诉儿孙们积德行善,在日常生活中助人为乐,他本人一生中也都在不断地修炼自己,所以才有今天的得道升天,“善终”正寝吧!

回顾父亲的一生,是历经艰辛、任劳任怨,谦恭平和、克勤克俭,含辛茹苦、谦虚谨慎的一生……他嘉言懿行、谨言慎重,从不随心所欲、胡乱作为、对人深怀一颗怜悯之心。正如村支部、村委会在悼词中所说的:他一生虽凄苦辛劳,但不改忠厚无私、善良纯朴,胸怀宽广、待人诚实,勤劳持家、不图享受的本分;他在中国近代最艰难的时期,独挑大梁,带好村小组,戮力拉扯八个儿女度过难关;他一生平易近人、善待乡邻,虽无识文,却为人厚道、仁爱宽容,即便老年过上安稳的幸福生活,也不改初衷乐善好施的心态,受到老年朋友们的尊重和爱戴,成为他们的知已。在逝世的日子里,老年朋友们都亲临痛哭得死去活来,伤心致极。深表对父亲的钦慕和敬仰。这也许是对父亲最中肯的评价吧!这一评价言之凿凿并非夸张啊!

父亲对我们的爱,我这只言片语怎么能够表达出来呢!今天我多么希望父亲能够多活一天,让我好好陪伴,多尽孝心,可惜一切都不能再重来呀!……只希望天下子女在父母有生之年,都能多抽点空陪伴父母,在父母的有生之年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免得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啊!

  

长子:王嘉仁撰于2011725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京ICP备05006284号  管理员登陆
  
 微信:Jcwswzw  邮箱:30376523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