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新闻 > 详细内容
中国谁来开发襄阳敏药(18)襄阳敏药会让全民医疗免费
作者:朱道钰 刘鸿泰  发布时间:2022/8/14  阅读次数:533  字体大小: 【】 【】【

中国谁来开发襄阳敏药(18)襄阳敏药会让全民医疗免费

                       (朱道钰    刘鸿泰)


      如果襄阳敏药真正实施了“双充分”,那么在第三年便可让中国产生一个“初级共产主义式”的最大福祉:全民免费医疗!且是超越当今世界上已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国家现有水平的高档次社会福祉。下面,细而述之。

         一、中国难以实现全民免费医疗现状分析

      中国当今为何难以实现免费医疗?我们认为:在于医疗生态的三大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这三个根本性问题不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在20年以内也无法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即“初级共产主义式”的全民免费医疗!

              医疗生态第一问题:医疗经费短缺——额度太为庞大,国力难于支撑。

     中国现有14.4亿人,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人一多,则生病者和医药开销额的基数,都显得十分巨大。新中国建立后因为经济基础差,国人看病基本自费,国家财政仅补贴于伤残军人。进入21世纪后,国家开始推行“全民医保”(含“城镇医保”“农村医保”),这种政策实际仍是自费医疗性质——没有生病住院的多数人掏钱,为生病住院的少数人补贴了医药费。

     但这种“全民医保”已有“国家财政补贴”溶入其内,具体表现:在城镇有“逐步提高公务员医保费额度”“逐步提高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额度”等补贴;在农村有农民种地补贴、农民养老补贴等。这种补贴体现在医疗费开支比例上是一种什么水平呢?有资料说:公款开支医疗费额度已达50%以上——这意味着公民个人医疗费支出比例,已降至50%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是否就可以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呢?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公款开支50%以上”是用了前40年时间实现的;剩下的“50%以下”仍显数额庞大,中国想在今后十年八年内完全兜底,是达不到的。

                医疗生态第二问题:医疗工具复杂——优劣差距悬殊,无法实施公平。

     当前中国的医疗生态不平衡,几乎与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医疗生态不平衡,呈完全同步水平。其不平衡表现为“医疗工具复杂,优劣差距悬殊”:A、治病所用药物——有“功效快慢”“疗期长短”“副作用大小”的优劣之分;B、疗病所用器械——有“性能好差”“手术快慢”“亲和度强弱”的优劣之分;C、养病所用场地(病房、医院、疗养地等)——有“硬件设施缺与全”“软件条件强与弱”“康养环境好与差”的优劣之分;D、看病所用人员(医生、护士等)——更有“医术是否精湛”“服务是否到位”“能力是否高强”的优劣之分。

     面对这种情况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结果便是无法实施医疗公平。“无法”的含义是:即使用最极端、最困难的形式操作,也不行!其难度,比当今全党全国的反腐倡廉要难上10倍。原因:更难制定和实施这种条件下的《医疗公平规则》。如,某位国家领导人与某位掏粪工人同患一种病去进行医疗时,他为了关心掏粪工人而让自己用了最劣的药物、最劣的器械、最劣的病房、最劣的医生和护士,而让掏粪工人用了最好的药物、最好的器械、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和护士——那么试问,这样做就是一种“医疗公平”吗?从人权平等看问题,这也不是什么医疗公平——这位国家领导人难道就不该使用最好的药物、最好的器械、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和护士?!

     既然用上述那种“最极端、最困难”的形式操作,也实现不了医疗公平,那就干脆用最普遍、最容易操作的形式来维持这种医疗不公平了:好药物、好器械、好医院、好医生,只对领导人和社会精英开放;作为普通老百姓,你们就只能就医于差药物、差器械、差医院、差医生了——今后如果实施,估计就是这样。

     可能有人会说,管他什么医疗公平不公平,只要能让我看病不花钱就行。此言差矣,其实不然!“不患寡而患不均”,是社会政治矛盾的原始爆发点。当社会在医疗免费条件下出现“医疗严重不公平”问题时,引发的社会政治矛盾,可能比“个人花钱买药时代”,还要严重和尖锐!

     比如,同为艾滋病患者,劣办法是用“鸡尾酒疗法”让老百姓治病一辈子即痛苦一辈子;优办法是用几百万元一针的药,让权势者3个月治愈。还比如:同为乳腺癌患者,劣办法是用手术切除,让老百姓开刀痛苦并破坏身体形态;优办法是用几十万元一粒的药,权势者口服消癌而无开刀痛苦且不破坏身体形态。再比如:同为化疗患者,劣办法是用1800元一支的国产化疗针剂,化疗期间让老百姓产生“没有食欲、心情烦躁、头发掉光”的严重副作用;优办法是用4000元一支的化疗针剂,化疗期间让权势者没有什么副作用……这类问题长期化、普遍化、广泛化以后,社会的和谐稳定,必出大问题!

     结论:医疗生态不平衡问题不解决,不宜实行免费医疗。即使实行了免费医疗,估计人心向背问题带来的社会矛盾会更严重。

                医疗生态第三问题:医疗对象利私——惰性致病包医,怂恿流弊长存。

        医学专家告诉人们,世上之人生病,不外乎等量齐观的三种原因:一是客观外界原因——因为社会生态环境的毒性污染,或家庭遗传因素,而生先天缺陷性疾病或后天获得性疾病;二是工作劳动原因——为了服务社会或为了个人生计或两者兼而为之,而积劳成疾或突然发病;三是保健惰性原因——有意无意地放纵自己,用各种反保健行为破坏身体健康,而生出某些慢性病或急症病。

     显而易见,占人类致病原因1/3者的这种反保健行为病即保健惰性病,是一种放纵个人欲望型的损公德行为。当今社会的公共道德价值观是:凡一切个人的放纵私人欲望型保健惰性行为,无论是否利己,但只要不害人,就无损于公德;但你的行为后果(生病)一旦侵占了公共利益,就是一种损公德行为了。在今天“全民医保”的情况下,让别人的医保费治了你的保健惰性病——显然是侵占了公共利益而属于损公德行为。

     这种保健惰性病内容,似包括:【1】90%的肥胖症患者,是“放纵自己胡吃海喝十不运动”所致;【2】80%的男性肝癌患者和80%的男性肺癌患者,都有持续多年的“放纵自己型”酗酒嗜烟史;【3】60%的中年二期糖尿病人,都由“放纵吃产糖食物十不运动”造成;【4】60%的中年高血压病人,都因“放纵吃肉喝酒十放纵熬夜十不运动”造成;【5】相当一部分艾滋病人是由两性乱交和同性乱交造成;【6】相当比例的社会事故(车祸、斗殴、工伤等)  是个人违规操作造成。

      显而易见,如以上6类保健惰性病也享受全民免费医疗,即使用社会公费去治病,且在治病中又享受“福利性病休”,而让别人在他的“福利性病休”期间,继续工作劳动去创造社会财富让他继续享受——这,显然又是一种社会不公平性质的医疗生态憋病。

     毫不讳言,如果把全民免费医疗煮成一餐丰盛的“医疗大锅饭”:无论什么人因什么原因得了病,都可以到这口“大锅”里去“吃”免费之物——那将会怂恿更多的保健惰性者,去一批一批、一代一代地放纵私欲去生病治病!怂恿的结果必然是形成恶性循环:惰性人越来越增,惰病者越治越多……发展下去,这“全民免费医疗”还搞得下去吗?

     显然,这种“医疗大锅饭”现象即保健惰性问题,不注意,不察觉,不制止,不解决,全民免费医疗是不能开展或曰不宜实施的。

           二、世界各国当今开展医疗免费景观参考

      中国当今难以实现免费医疗的三大根本性问题,在世界各国有没有反映?或者说,中国这三大问题在世界范围内考量,是个性问题还是共性问题?下面,我们来介绍一下世界各国当今开展医疗免费的各色景观。

      截至当前,世界上已有62个国家为本国提供了免费医疗服务。这些国家包括:欧美发达国家和北欧福利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日本、西班牙、丹麦等;东欧欠发达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等;发展中的国家如印度、南非等;还有社会主义国家古巴和朝鲜。但因为诸多社会医疗生态积弊没有消除,所以他们的全民免费医疗服务制度,基本全都名不符实。

          1948年英国政府在全世界第一个创立了“全民医疗服务制度”,迄今已达74年。英国的“全民免费医疗”为如下形态运行:患者生病后,先到第一层级即“社区诊所”进行免费诊治。如患者认为诊治效果不好,只好自己到社会私立医院自费看病。只有社区诊所认为自己治不了才开出转院手续,让患者到第二层级即“国家医院”进行免费诊治;如患者仍觉效果不好,仍需自费他治。只有国家医院认为自己治不了才开出转院手续,让患者到第三层级即“国家高级医院”进行免费诊治。这国家高级医院治疗中,患者一般不会再花钱了,但却遇到一个天大难题:转院入住时间按国家规定可以拖延至第18周!也就是说,即使再严重的疾病,想转到国家高级医院拖至第126天给你治,也不违法!笔者私忖,英国佬之所以要订这么一个“可以延至第18周”的医规,估计用意为两个:一是让患者自费他治,二是让患者减少转院。这种可以拖死病人的英国免费医疗好处多大,当今的中国人应该会有自己的常识判断。

      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朝鲜、古巴除外),都存在“个人仍然付费”问题。美英两国的“个人付费率”较低,分别为18.3%、18.7%。最高为印度。本来印度就是发展中国家,其庞大的人口数量很难支撑全民免费医疗,但为了体现政府惠民,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全民免费医疗只能落实在一些公立医院和小诊所,且只能在小病小痛上免费,一些比较严重的疾病还是需要患者自己掏钱去治的。结果,其公民个人付费率高达73.8%——高出中国“全民医保”个人付费率一倍半!

      美国的免费医疗“大锅饭”,养出的保健惰性“大懒汉”最多。突出的就是“胡吃海喝十不运动”产生的肥胖病人逐年增加。网上资料表明,2015—2016年两年间的美国肥胖症患者已达总人数的40%,重度肥胖率超过总人数的8%;而到了两年之后的2017—2018年间,肥胖症患者已达总人数的42%,重度肥胖率超过总人数的9%。

       因朝鲜信息封闭,社会主义国家只能解剖古巴。平心而论,古巴应该算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国家——所有费用全免(包括住院伙食费)。其医疗效果也应该得到肯定:古巴的预期寿命以及儿童死亡率,均低于美国。即便如此,也有垢病:很多医院不仅环境差,药物也常常短缺。甚至消毒工作都很难到位,不少医院出现针头和注射器短缺。除了医疗环境不理想外,还有一个医疗生态不平等问题:患者分为二等——好药物、好器械、好医院、好医生,只供“一等公民”即外国人及国内精英使用;“二等公民”即普通老百姓只能就医于差药物、差器械、差医院、差医生。

      结论:中国当今面临的三大根本性医疗问题,在已经实现全民免费医疗的世界各国,都有明显反映——这说明是世界共性问题。

            三、襄阳敏药保证中国医疗免费原理论证

         本文开篇我们就说:如果襄阳敏药真正实施了“双充分”,那么第三年便可保证让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而在讨论中国当今面临的三大根本性问题时,又说如果问题不解决中国20年内也无法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那么,襄阳敏药真有如此神奇之效,仅用3年之功便可解除20年之困?

        答案,是十分肯定的。下面,我们来做一下原理论证。

             【1】襄阳敏药可以降低病费近半使国家财政轻松兜底。

                                █  先说治病  █

      在我们此前的17篇系列报道中,一直没有正面报道此药物的“低价格治病”和“与常规治病药费比例悬殊”问题。这里,我们仅举6例披露此两种信息。

       A、病毒性流感:用襄阳敏药:雾化十喷鼻十口服,三日愈。用药60毫升,费用36元(2022年销售价);医院常规治疗:补充维生素c、b1,使用阿司匹林退热,对伴有高热呕吐者给予静脉补液,抗病毒治疗使用金刚烷胺、干扰素,适当应用神经氨酸酶抑制剂,抗感染治疗使用抗生素等。一般开支500—1500元,平均1000元。二者比例36﹕1000——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96.4%。

       B、头上皮肤癌:用襄阳敏药:涂擦患处半月治愈。使用敏药30毫升,费用18元(见系列报道第11篇);医院常规治疗:手术切除十放疗十抗感染十住院23天。开支12万元(患者为朱道钰的初中班主任老师)。二者比例18﹕120000——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99.985%(几乎为100%)。

       C、脊椎骨癌:用襄阳敏药:口服十外敷,3个月彻底治愈,费用近9000元(见系列报道第11篇);医院常规治疗:已花40000元十回家等死。二者比例9000﹕(40000元十回家等死)——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㐅㐅㐅元(买回一条人命钱)。

       D、肺癌:(患者为刘鸿泰内亲某女)用襄阳敏药:雾化吸入3个月彻底治愈,用药12瓶,费用3600元(见系列报道第11篇);医院常规治疗:手术切除十放疗十抗感染十住院15天,开支320000元。二者比例3600﹕320000——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98.875%(几乎为100%)。

       E、艾滋病:(患者为孙宝山)用襄阳敏药:口服6个月彻底治愈,用药36瓶,费 用按现行价为10800元(见系列报道第12篇);医院常规治疗:鸡尾洒疗法按现行价计算每年最节减开支为6000元,按中国病人的平均用药35年计,合计开支为210000元。二者比例6000﹕210000——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94.857%。

        F、“非典”:(患者为台湾专家张维懋)用襄阳敏药:口服100毫升5分钟内彻底治愈,费用按现行价为60元(见系列报道第13篇);医院常规治疗:抗菌药物十糖皮质激素十呼吸机。资料披露,当年全国“非典”患者的平均医护综合费用为60000元(不含社会各层级各行业10于此的排查防护开支经费)。二者比例60﹕60000——敏药开支较常规用药节省费用达99.9%(几乎为100%)。

      以上6病減去“骨癌”的另5病,平均节费率是多少呢?计算结果是:5病平均节费率为98%。

      依上面的数据,再依“襄阳敏药可治人类一半病”的治病范围事实,便可计算出使用襄阳敏药后全国医疗费的下降额度了。其公式为:下降总额度=1【此前总额度】—{1【此前总额度】÷2【人类各一半病】×98%}。计算结果是:普用襄阳敏药后全中国的医药费开支,每年可以节约49%——在当今“全民医保”体制下国家财力已支付超50%的情况下,国家再用襄阳敏药省掉医药费总开支的49%,正好轻松兜底圆扯圆!

                              █  再说防病  █

     前面我们反复强调,襄阳敏药还有防病功能,即:连服敏药3个月便可保证在5年内,不生任何菌毒致因性疾病。3个月的成人服药费用摊入5年的防病开支,平均每年仅为600元左右(儿童使用更少)。届时,全国的医疗费刚性减少一半,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更是不在话下。

           【2】襄阳敏药治病的10优手段可以彻底实现医疗公平。

      在本系列报道的前一篇《中国谁来开发襄阳敏药(17)  》中,我们曾对襄阳敏药的治病模式,做了最简洁明白的描述:让病者成为医生,让治病成为家务。

       这14个字的“治人类一半病”描述,体现为以下10大景观:

      A、襄阳敏药可以像购买柴米油盐一样,购入家中。且像存放上述物品一样,常温常态存放即可;

     B、存放中只要药品不开封,即可防潮、防霉、防冻、防热(不超摄氏40度)、防虫、防腐,且5年内药力不减;

     C、用其治病不需要做开刀、切除之类大手术;

     D、用其治病的器械,除需要使用治肺疾的雾化器(现行价一台300元左右)、肌肉或静脉注射器(现行价一套10元左右)外,再不需要任何大型医疗器械;

     E、用其治病的10大办法(见《中国谁来开发襄阳敏药(16)  》)中,主要技术性办法可由内行人示范指导一两次,患者和家人即可轻易学会。只有特殊病患者需要肌肉或静脉注射时,才需要专业护士操作。用其治病的绝大部分操作行为可由本人实施,少部分操作行为需要他人(主为家人)帮助时,仅需一人即可;

      F、治病场地家中即可,室内环境有常规的家庭生活舒适度即可。即使治疗患者的传染病(新冠肺炎、肺结核、肝炎、痢疾等),也宜放在家庭而不宜放之社会——因襄阳敏药的极强杀菌解毒功能,既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最快1小时)  控制患者病情,也可以对患者尽量小的活动空间进行瞬间彻底消毒,还可以对家人进行廉价预防。故家中治疗传染病,可以轻松实施。而将患者放之社会上的传染病医院,一则容易造成交叉感染,二者加大了医疗费用开支,三者失去了患者与家人共同生活的亲和情绪。综合评估,家治最佳(从更长远的医保日程看,襄阳敏药杜绝了人类所有菌毒致因性传染病后,社会上已不存在传染病医院了);

        G、每天的每次治疗时间,最短1分钟之內,最长1小时左右。每天的合计治疗时间,平均在1小时左右,严重癌症最长不超过6小时——故治病期间:“小病不影响工作(含重体力劳动)”;“大病不影响生活(含不影响观光旅游)”;“重病不影响睡眠(敏药还有镇痛催眠作用)”;

     H、各种病的绝对治愈时间,最短为1分钟(脚气)  ,最长为9个月  (重症癌症)。凡连服足量敏药3个月以上者,5年内不再生菌毒致因性疾病(包括不生癌病和癌转移);

     I;使用此药没有任何暂时性和持久性毒副作用,超量服用同醉酒(不善饮酒者不可超量),超量肌肉注射和静脉注射也仅有醉酒性身体应激反应(这种超量用药要禁止);

       J、本药不苦不涩且无特殊怪味而仅有中药味,人口服毕均会在两次后产生亲合性认同感。口服注意事项与一般中药同。用此药治病期间没有任何生活和工作禁忌。

      以上这10景观集中说明了一个问题:用襄阳敏药治病可以彻底实现医疗公平——任何菌毒致因性疾病患者,您还有必要去找其它好药物、好器械、好医院、好医生吗?

           【3】襄阳敏药施用后腾出人力物力消除保健惰性问题。

      毫无疑问,消除社会上1/3之人的保健惰性问题,必须社会干预才行。而社会进行干预,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和物力。这人力和物力从哪里来?答案:从襄阳敏药施用后腾出的人力物力中抽调。

      一旦将襄阳敏药运用到“双充分”程度,即使不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则全社会至少一半的医疗器械、一半的医院、一半的医护人员,就将闲置起来。只要用其中中1/3人力物力干预保健惰性行为,这一“根本性问题”就可得到根本性解决:

     甲、建立“保健惰性病”预警系统——在第一时间查出任一公民是否存在“保健惰性病”或“保健惰性病前期体征”;

     乙、建立“保健惰性病”宣传教育系统——永久性地持续向公民宣传“生保健惰性病是缺公德行为”,教育每个公民克制缺公德性的私欲型生活行为,减少和杜绝“保健惰性病”发生;

     丙、建立“保健惰性病”惩治处罚系统——让身体超重者、酗酒嗜烟者、艾滋性病者等,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入某些社会公共场所、入职就业、升职晋级、评功选模、社会福利享受等问题上,受到某些遏止或处罚,让这些人被迫中止其保健惰性行为;

     丁、建立“保健惰性病”改善治疗系统——让他们恢复健康。

        当以上措施落实到位以后,人类的另一半病“机能损伤性疾病”,也会有根本性地减少。这类疾病减少后再全面改善医疗工具,则全国的医疗生态就会平衡发展运行。那时候中国的全民免费医疗,必将呈现“初级共产主义式”的最大福祉效果!

            (2022.8.12日合写于襄阳·北京)


上一篇:一件文物揭开大荔文体之秘 文/王超群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京ICP备05006284号  管理员登陆
  
 微信:Jcwswzw  邮箱:303765239@qq.com